当前位置:首页 > 圣光地狱咆哮

圣光地狱咆哮,闪金镇那一夜红龙女王

我来帮TA回答

炉石里面有一个橙卡,回合结束时召唤死亡的友好队友,它出场时的台词是什么?

开场前:
接下来的战斗可不轻松。我听说,这个首领的实力无人能及……而且英俊帅气。
游戏开始: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不胜利,毋宁死!
克尔苏加德:是吗?那就去死吧。
乌瑟尔:圣光会赐予我力量!
克尔苏加德:而赐予我力量的是亡灵大军和毁灭一切的魔法!祝你好运!
雷克萨:狩猎开始了!
克尔苏加德:而猎物是你!
萨尔:为了毁灭之锤!
克尔苏加德:为了一把锤子来这里送死?好吧。
玛法里奥:我是大自然的守护者
克尔苏加德:大自然?那你来纳克萨玛斯干什么?
瓦莉拉:当心你的背后。
克尔苏加德:好的,我会,当心。
吉安娜:这可是你自找的!
克尔苏加德:无理取闹!现在是你,闯入了我的浮空城!
古尔丹:我会夺取你的灵魂!
克尔苏加德:当然,肯定有人会夺取另一个人的灵魂!
安度因:圣光会赐予我胜利!
克尔苏加德:多么天真的孩子,圣光会赐予你和乌瑟尔一样的下场!
对克尔苏加德发表情时的回应:
感谢:我只是……尽地主之谊!
称赞:哼!我当然打得不错!我可是克尔苏加德!
问候:你都已经死到临头了,还有心思和人打招呼?
抱歉:没关系,入侵者,我对将死之人都很大度!
失误:致命的错误!
威胁:噢,我真是害怕极了!
在失败之后,克总也会说上两句来奚落你,一贯的毒舌加吐槽风格:
克尔苏加德必胜!!你听见了么,宝贝比格沃斯?!
左边的骷髅们!右边的女妖们!会唱的跟我一起唱!
完成了今天的每日任务,干掉一个入侵者!40金币到手了。

魔兽世界里出现过哪些非常中二的台词

这个你还是去特玩魔兽世界专区看看吧,在那你应该能找到你想要的答案,特玩WOW专区地址

魔兽世界 NGA出的一首歌的歌词是什么?

暴风城钟响
全民戒备狮鹫飞翔
铜须的战枪
照明弹照亮前方
月神的殿堂
祭司虔诚的在祈祷
埃索达笼罩圣光
瓦里安手上
长剑闪耀魔法光
驰骋在沙场
染红破碎残阳
烈焰在燃烧
奥术光辉照四方
宁静抚平了创伤
冰 冻结一切剑刃和毁伤
旋风呼啸
卷过狼藉的战场
灭 终结所有暴力和张狂
圣光指引向前方
火 混合地狱的黑暗力量
从天而降
粉碎生命和城墙
狼 尖牙和利爪穿透胸膛
大地母亲就在我身旁
暴风城钟响
全民戒备狮鹫飞翔
铜须的战枪
照明弹照亮前方
月神的殿堂
祭司虔诚的在祈祷
埃索达笼罩圣光
瓦里安手上
长剑闪耀魔法光
驰骋在沙场
染红破碎残阳
烈焰在燃烧
奥术光辉照四方
宁静抚平了创伤
灰谷南方
地狱咆哮还在响
幽暗城中央
十胜石碑旁泪千行
雷霆崖上
图腾刻英雄名随风在唱
银月城中魔法宝典
轻颂扬
血蹄身旁
围绕神秘元素力量
女妖之王
高等精灵挽歌在唱
萨尔听到
暗矛部落是如何灭亡
艾萨拉满山的红叶
还在飘
闪光平原中央
地精在布置赛道
荆棘谷的南方
抵抗血帆海盗
加基森的战场
卫兵处处在观望
你只喜欢金币摆在你桌上
血蹄身旁
围绕神秘元素力量
女妖之王
高等精灵挽歌在唱
萨尔听到
暗矛部落是如何灭亡
艾萨拉满山的红叶
还在飘
就在这地方
就在这如梦如幻中
我们在创造着历史,谱写着故事
旌旗在飞扬
战鼓响
敲开战场
带一腔热血来闯荡
走遍的四方
夜未央

魔兽世界历史上强力人物从最强到下10个

泰坦之父——阿曼瑟尔 万神殿最具权威的泰坦
三个上古之神 论群体来说的 如果是单一估计不敌萨格拉斯
萨格拉斯——堕落泰坦 万神殿最强大的战士(曾经)
守护五龙——艾泽拉斯的各龙族领袖 永恒之井的守护者
艾格文和麦迪文——有记载的提瑞斯法议会的最后两任守护者
基尔加丹——萨格拉斯的副官
阿克蒙德——萨格拉斯的副官
巫妖王——耐奥祖和阿尔萨斯的合体
。。。。。。。。
下面就不好排了 这个是我自己心里估摸的

《炉石传说》里牧师的代表人物为什么是安度因?

因为安度因年纪轻轻就很有能力了,而且是王子,加上师从维纶前途无量。

安杜因·乌瑞恩的背景故事


安杜因雷恩乌瑞恩是暴风王国王位继承人。他的名字与两位暴风王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有关:第二次战争中联盟最伟大的英雄——安杜因·洛萨爵士,以及安杜因乌瑞恩的祖父国王雷恩。从WOW内测开始,暴风城的首领是伯瓦尔·弗塔根公爵,但是,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摄政王。暴风城真正的君主,是安度因王子。
在游戏设定里,暴风城的国王瓦里安·乌瑞恩在前往塞拉摩的旅途中遭遇迪菲亚兄弟会和奥妮克希娅的阴谋,最终失踪。事情发生之后,弗塔根公爵摄政,小王子只是在他和阴谋家普瑞斯托女士身边的一个小孩而已。当玩家靠近他时,他会很热情的欢迎我们,他会说:“你好,公民。欢迎来到暴风城。”同时,对于伟大的冒险者们,他还对我玩家们的冒险充满了敬畏,并询问我们“有没有我父亲的消息”。在他的父亲瓦瑞安前往塞拉摩参加外交会议途中被绑架失踪期间,12岁的安杜因乌瑞恩被加冕为国王。以维持王国的稳定。然而,真正的权利掌握在伯瓦尔弗塔根公爵和卡特琳娜普瑞斯托女伯爵(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手里。国王瓦瑞安的消失是高度机密。因此,国王的突然回归被安杜因·乌瑞恩王子和其他的领袖质疑。最终事件以雷吉纳德·温德索尔元帅的自我牺牲为代价,奥妮克希亚的阴谋被彻底地揭穿。在瓦里安国王归来后,安度因王子一度被奥妮克希亚绑架,但不久之后被父亲率兵成功救出。恰恰也正是这一刻,安度因的生命也开始了他此生的第一次磨难和苦修。在此期间小王子在与恐怖的黑龙公主的周旋较量中,充分体现出了一名未来国王所应具备的无畏勇气与不屈不挠的坚强品质。
在一连串坎坷经历中逐渐成长起来的安度因王子所背负的,是维持来之不易的和平,而非发动战争。
瓦里安回归暴风城后,对于他死去的妻子和他们唯一的儿子的爱无与伦比,对安度因的要求非常严格。但是,王子似乎并没有向着国王的期望成长着。瓦里安的莫逆之交——血精灵瓦蕾拉·桑古纳尔(Valeera Sangulnar)接受国王的委托想把小王子培养成战士,或者是游侠。但剑盾和箭矢似乎都不是安度因的菜,直到在小说《浩劫的前奏》中,小王子出使铁炉堡,在哪里认识了矮人牧师训练师高阶牧师洛汗,听从他的指引,渐渐的走上了救死扶伤的道路。在大灾变前夕,安度因违背了父亲的意愿,希望成为一名牧师。在造访铁炉堡期间,安度因被麦格尼·铜须国王鼓励。在麦格尼试图治愈大地但不幸化为钻石后,铁炉堡陷入混乱,安度因被软禁,但他利用吉安娜·普罗德摩尔给他的炉石成功逃脱至塞拉摩寻求吉安娜的帮助,并结识了牛头人部落的新领袖贝恩·血蹄,并和年轻的牛头人建立起友谊。在瓦里安决定替铁炉堡平叛的时候,他又救下了矮人公主茉艾拉,并一手促成了三锤议会的成立。在瓦里安试图强攻铁炉堡解救安度因时,安度因出现阻止了父亲,并与父亲一起成功化解了铁炉堡的危机。在铁炉堡之行之后,安度因开始接触圣光,理解圣光。
在小说《狼心》中,安度因出访达纳苏斯,在那里结识了他未来的导师,艾泽拉斯世界最年长的长者——先知维伦,同时维伦也发现了小王子的潜质,对他青睐有加。最终,安度因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暂时离开了自己的父亲,到埃索达游学。
灾变到来之际的埃索达并不是一个伊甸园,它同样也受到了灾难的影响,并涌入了大量难民。灾难伴随着留言滋生,尤其是人类这个本身就喜欢猜忌的种族,面对的又是艾瑞达人的亲族,面对修复完好可能即将驶离艾泽拉斯的埃索达飞船,所以一场混乱在埃索达酝酿。安度因又一次成为了关键人物!首先,他是先知的学徒,在最伟大的牧师手下学习圣光的技艺,同时,教学相长之下,他也在影响着维伦的思维模式。最终,在安度因王子的影响下,先知维伦摒弃了将艾泽拉斯世界作为一个中转站的理念,开始重视与联盟和整个艾泽拉斯的生物的盟友关系,最终没有将埃索达带离这个世界。而安度因也在先知的教诲下,找到了自己的命运:带领艾泽拉斯世界的生灵对抗即将到来的黑暗。
在大灾变期间,安度因一直跟随维伦学习牧师之道。在小说《父辈之血》中,安度因在节庆的时候回到了暴风城。这一次,暮光之锤阴谋刺杀瓦里安和安度因的计划。埃索达的游学经历让小王子和父亲的关系拉近了不少,而在母后的坟前的恳谈更是让两人变得亲密无间,可惜,暮光之锤破坏了这次温馨的家庭聚会。面对龙兽的攻击,小王子表现的沉着勇敢,甚至在瓦里安处于不利的状态的时候,是安度因出手挡住了怪物的攻击,从而挫败了暮光之锤的阴谋。
就连倔强的瓦里安国王也不得不承认,安度因长大了,成为了一个大男孩。作为暴风城未来的君主,安度因是联盟方暮光高地任务开启任务的主导者。部落的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带领一支空军远征暮光高地。尽管这是一个不错的战略计划,但是鲁莽的新酋长看到联盟舰队之后,下达了不计后果的攻击命令,最终留下了没有空中支援的飞艇部队,最终,这支飞艇空军收到死亡之翼的暮光龙的偷袭,几乎全军覆没。与加尔鲁什对比,联盟方则是小王子安度因在玩家的协助下挖出了渗透到联盟内部的一个暮光之锤的信徒。整个事件中,小王子表现的睿智和勇敢完全超出了他的年龄所能达到的高度,给联盟玩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MOP中再次围绕他大做文章打下了群众基础。正是这些经历丰满了这个作为瓦里安的儿子出现的安杜因王子,使得他最终成为了联盟阵营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年龄
安杜因乌瑞恩在魔兽世界公测时的年龄是10岁,而到了巫妖王之怒的时候他已经是12岁了。达拉然喷泉里的安杜因乌瑞恩金币上镌刻道:我好想长大,10岁那年对我来说好像持续了很多年。
游戏语音Greeting: Greetings citizen.(你好,市民)
Greeting: Hi there. Have you heard any news of my father? (你好啊,你是否知道关于我父亲的消息呢?)(3.02后被移除)
Greeting: Enjoying your stay in Stormwind? (享受你在暴风城的时光)
人物点评
尽管还是个少年,暴风城的安杜因王子坚韧不拔的经历了重重考验与磨难,例如被诡计多端的黑龙奥妮克希亚给绑架。然而,他最大的挑战应该是他与瓦里安的关系。安杜因对他父亲的爱与感情并不陌生,但是他经常在防范瓦里安突如其来的暴力、竞技斗士的一面。安杜因还要挣扎著他父亲想让他成为一名战士的坚持。 当安杜因在矮人的城塞『铁炉堡』进行武艺训练时,他目睹了前国王麦格尼铜须疏远的女儿『茉艾拉·索瑞森』率领了黑铁矮人代表霸占城市。尽管身为铁炉堡的合法继承者,她的严厉手段引来了瓦里安国王的忿怒。不久之後,国王与一支军情七处的队伍渗透了城市,试图杀害这名莽撞的矮人继承者。凭著安杜因的智慧与果断的干涉,瓦里安才会停手并且饶了茉艾拉一命,於是就这样避免了一场可能会引发矮人内战的政治灾难发生。
待在铁炉堡的期间,安杜因还发掘了他人生真正的职向:成为一名信奉圣光的牧师。对於那些了解安杜因的人来说,这种诫律对一个经常表现出亲和力与深思周到的王子来说再适合不过了。安杜因已经很快的成为一个能够勇敢说出想法的男人,不再是多年前那个年幼的暴风城王子。他并没有瓦里安对部落的彻底憎恨与怀疑。曾经有一次,他在牛头人酋长贝恩血蹄的父亲凯恩死後提出睿智的建议。然而就艾泽拉斯的动荡不安来看,无法得知安杜因选择圣光的命运,是否会继续往他当前的道路迈进,或是转换到另一个方向。